热点内容

【校友风采】刘庆生

作者:胡尉尉    时间:2016-10-20 08:50:13   点击:

        现为央视驻上海站记者,2006年毕业于我院。

在大学里,他既是校文艺部的骨干,又是广播台的播音员,还是舞台上耀眼的主持人。本不是新闻专业出身的他,却凭着对媒体浓厚的兴趣,最终走上新闻路。六年间,他从校广播台一步步走进央视,把他的12年青春交给了《焦点访谈》。

他是刘庆生,曾任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制片人、新闻中心首席出镜记者。如今,已做了两年央视上海站站长的他,回忆起自己的大学生活,提及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兴趣”。
     

广播台的生活:培养兴趣和荣誉感

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刘庆生反复提到的一个字就是“玩”。而他口中的“玩”,却并不是“吃、喝、玩、睡”,而是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大二时,他就当上校团委的文艺部长。大一一年的舞台经验让这个不会说普通话的武汉人顺利进入了华师广播台,而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机缘巧合。

进入广播台之后,刘庆生才开始真正学说普通话,每天的高强度训练他却没有觉得苦。用他的一句话说就是,“自己就是在玩”。“找到自己的兴趣慢慢就学会了,就像我喜欢吃一样东西就会把自己吃到撑得不行,也不会腻。喜欢一个东西就会一直喜欢它。”而有的人喜欢一样东西却不愿意付出努力,在刘庆生看来,这并不是真喜欢。

在广播台里,刘庆生与其他播音员们一起经常想方设法创新地“玩”。他是最早在学校开展电话点歌形式的,在当时电台点歌节目不可不谓是个新花样。刚刚学会说普通话,他的播音水平并不高。但是值得高兴的是,华师广播台有一台开盘机,而其他学校都没有。“我们可以自己播,自己录,录下来以后听自己播的怎么样,就是这样来练习普通话。”

现在学校研究生楼下的篮球场在当时是学校的大礼堂,能容纳五六百人,虽然后来拆迁,但是刘庆生说他最美好的回忆还在那里。94年学校第一次扩招,礼堂容纳不了太多学生,迎新晚会办了两场,一台节目演了两遍,刘庆生也主持了两遍。那英来武汉宣传第一张专辑,也是他在华师主办的。“这些活动很有意思,不仅锻炼了我的能力,还培养了我的荣誉感。”

“在播音上,我从来不是最精的人,但我的目标就是把我的影响力做到最大。这就要求自己审时度势、各方面兼顾。”刘庆生坦言。

刘庆生认为,现在的大学教育里,技能教育很少,而兴趣的培养就更少了。他认为兴趣的培养不在于给学生一个虚幻的目标,而是要有一个实在的感受。而刘庆生的感受就来自广播台。“你实际操作了,同时又看到师哥师姐都在做事情,既有操作又有成就,有了向往,兴趣也就有了。”

广播台就像是刘庆生的家,有时候他甚至连家都不回,就在广播台里待着。当问及这是否被他看做是自己的小事业时,刘庆生却表示,当时只有事,好玩的事,但好玩的事做精了才能给“业”打基础。

 

六年的努力:从校广播台走到央视

在广播台的工作,让刘庆生慢慢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原本的物理专业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兴趣。大二结束后,他转入信息技术系。

“当时广播台办得很好,正因为这个,又刺激了我们把广播台办得更好的决心,同时也让我迅速地往外走。”大三的时候,刘庆生就先后进入楚天音乐台和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实习。

在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实习时,刘庆生主要负责一档点歌节目《金曲任你点》。很快,所有的工作他都能上手,也不需要老师带。94年春节的时候,大年三十到初六,七天节目都是刘庆生一个人做的。“当时我身上做了一个小手术,每次从华师到电台都要坐三个小时的车,做完节目再坐车回家”刘庆生回忆道。

刚进入大学时,学生会、广播台对于刘庆生来说都很神秘,这大大地激发了他的向往和羡慕,而正是这种感受维持着刘庆生一直往前走。在广播台、电台的工作,让他慢慢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整体的架构。9581日,刘庆生进入湖北电视台实习。

一周后,刘庆生进入专题部的一个人物栏目——《今日名流》,当时的制片人要求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学会用机器,三个月学会做节目。谁也没有料到,第一个星期,刘庆生就做出了自己的第一期节目。第二个星期开始,他拿着机器出去拍片子,回来自写自编。三十多个实习生中,只有他一个人做到了,这让当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刘庆生也因此迅速在湖北台立足。

在电视台实习的日子很苦很累,当一些同学还在睡懒觉的时候,刘庆生却已经在外奔波采访,既要兼顾学业,又要兼顾工作。“虽然有时候觉得也很难受,但却觉得大学生活很充实。”

大学毕业后,专题部四个主任找刘庆生谈话,想要把他留在湖北台,但由于种种原因,刘庆生只能以临时工的身份继续工作。直到97年,湖北台第一次对外公开招考,刘庆生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湖北电视台,成为一名正式职工。

9712月份,刘庆生被调到《焦点透视》栏目,采访加出镜,他开始成为一名主持人。随后,刘庆生开始主持《党的生活》、《脊梁》这两个党建节目,但《焦点透视》始终是他的主业。那时候,刘庆生特别喜欢公安类的题材,他曾为了一个案子,在武昌分局的沙发上睡了半个月。后来的同一年中,他的两个作品《放学路上安全》、《江城打黑记》分别获得“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好新闻奖”一等奖和三等奖。

如果说从学校进湖北台是一小步,从湖北台到中央电视台就是刘庆生迈出的一大步。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一直让刘庆生非常羡慕。98年抗洪时,荆江危急,《焦点访谈》节目第一次大部队作战,央视新闻评论部派出20多名记者到抗洪一线报道,刘庆生得到机会配合他们工作。当时《焦点访谈》的节目中就已经能看到刘庆生的采访了。在40多天的时间里,刘庆生最长四天四夜不睡觉,体重也从62公斤降到50公斤。

这种敬业的精神得到了央视带队领导的赏识,但当时他刚进湖北台一年多,自身能力远远不够,他没有立即做决定。从那以后,有央视记者来湖北采访,他都全力配合,甚至会自己买飞机票跟着去北京,看他们是怎么编片子、怎么做节目。沉淀一年后,他决定离开湖北台,进入央视,经过一番努力他进入了《焦点访谈》。

。“人切忌看低自己。一是不能妄自菲薄,二是不要设立一个合理的目标。要在最好的栏目,最好的位置,做到最好。”刘庆生这样说道。

 

回忆经历:人要有思考、有目标

回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活,刘庆生感慨道,大学的时候脑子比现在灵活,对人生和自我的判断很清晰。因为那时候的判断很简单,标准也很简单。“没那么复杂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但你又别傻,我见过很多,大学生由于太单纯了所以他什么都不想,脑子里是空的,这是很要命的一件事。”

刘庆生表示,“你可以很简单,但是你要思考问题、思考自己、思考人生、思考你周围的环境,你要以此来做出自己的判断,而不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比起广播台的同学,我会摄影摄像。比起系里的同学,我会播音。”在大学里,刘庆生衡量自己时,经常会跟别的同学比较。“你们有的我有,你们没有的我比你们多一点。”这是他的名言,也是对自己的要求。

“大学是一个人脑子可以特别简单地去架构人生基本目标和基本的为人处世标准的很好的时期。”刘庆生经常这样对别人说,“在大学期间人要架设好自己的一个立体坐标体系,第一,要搞清楚我是谁,我自己的特点是什么,我的需求是什么;第二,要有一个横向坐标,要明白自己的周遭,你在系里面是什么,你在学校算什么,你周围的环境怎么样;第三,你要多想想未来,找准未来的目标。”

找到一件自己觉得好玩的事,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而播音、做电视节目就是刘庆生觉得好玩的事。“广播台很好地给我们一种荣誉感的教育,我的声音全校都能听到。后来在电视台,我的一个节目可以促进社会上一些事情的变化,哪怕是一些细小的变化,让我觉得至少我是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是我的人生追求,追求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那我就有荣誉感了。”

“当时在学校的那种被承认感,极大地刺激了我,让我有种荣誉感,这也就是一种荣誉感的教育。”正是这种荣誉感,让刘庆生开始思考媒体人的作用。在他看来,新闻人的社会价值就是节目对社会事物的推动。

采访接近尾声,刘庆生提起今年5月份在央视网开播的八集纪录片——《点燃理想的日子——东方时空传奇》,这部片子记录了他当年经历的日子,他也憧憬有朝一日可以做一个关于央视上海记者站的纪录片。那应该是另外一种生活,但不变的依然是理想与激情。他认为,人至少要有这样一个憧憬,哪怕憧憬的是一个虚幻的目标,“有憧憬不一定能实现,但没有憧憬就一定什么都没有。”
   文/滕笑丽


分享到:

0

上一篇: 【校友风采】巴继东

下一篇: 【校友风采】吕鉴涛